我們做的事情實際上的去更靠近生產的,但是在認知上是很靠近生產的,我們是完全外行,其實沒有這個背景,盧姐是還有加工背景,但是我們是沒有的,因此我們覺得很粗糙,硬要進到這個領域,但是我們後來發現消費者對於這個產業的不認識,我們怎麼樣接觸這個消費者,然後認識魚的養殖過程,並不是這個魚是否好吃,我們更希望的是認識生產過程,包含生產者的辛苦。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