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政治體制是比較剛性的,在調整上有很大的限制,不太像國家有很容易調整,所以在服務上鼓勵這一種跨部會、跨部門的合作。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