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我每一年換一個學校,所以也沒有辦法累計足夠的質化資料,我覺得性平是這樣子,臺灣其實有一個很好的性別影響評估,這個是在中央的關係,像包含大家都比較知道的是中央性別統計資料庫或者是性平會等等的做法,所以至少在中央的公務人員,十二年來,不管你做的是什麼金融政策、貨幣政策,乍看之下跟性平沒有關係的,你都填性別影響評估,而且讓外部的專家告訴你漏了哪一些、沒有問哪一些人等等,這個是我們推性平的最主要后盾,確定把性別主流化內化,當時大法官釋憲的結果出來,我們才可以收斂到結婚不結姻的解決方案。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