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我自己2015年開始跟行政院工作的時候,那時還不是這一屆,還是上一屆,但是當時蔡玉玲老師就跟我說,他們的想法叫做「reverse mentorship」,就是說不只是我來跟蔡玉玲老師學習怎麼當政委,反過來是他跟我學習如何跟社會上不特定的人溝通,一起做出民主治理的方法,怎麼樣讓公務員不受到謾罵,而是收到一些有意義的東西。概念上我是他的顧問,但是實質上這個是reverse mentorship,也就是當時我還不到35歲,也就是請青年來引領中壯年的世代,讓他們知道世界往怎麼樣的方向走。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