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這個時候在大企業來講,他們有一個social buy的概念,就是當你把它納入供應鏈,同時可以產出像這樣的公益價值時,我們想辦法幫你量化,就是你幫助我們的照護系統、社會安全網省了多少錢,因為本來這一些朋友就是你救助的,現在他們自食其力,你節省多少錢,這樣你就可以有各種各樣國家政府給你的一些獎項等等,臺灣只要願意把這一些社會創新的團體納入供應鏈的朋友,每一年買到500萬,並不是一年三節買禮盒,那樣買不到500萬,你如果買到500萬,我就出來頒獎,所以這個叫做Buying Power。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