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以前臺灣沒有這樣子的,完全是用解決社區的問題當作他們的教案,他們沒有特定的教材,他們就是請這一些13歲的朋友們,看到他們社區的各種各樣問題,好比像他們的社區有種族間彼此不信任的問題,也許有一些穆斯林的朋友們,他們的生活習慣跟旁邊不一樣的問題——因為是新住民——也有一些跟毛利民族的朋友們在一些設計規劃上有一些不同的哲學等等,這一些13歲的朋友好處通常沒有什麼種族偏見,在那個年紀還沒有,讓不同傳統文化的朋友們,在同一個班上,每一個組都是有不同文化傳統的朋友們,也不批判,就是問說有沒有什麼方法透過一些共同的食堂,或者是透過一些讓托兒所、老年人的照顧在同一個地方或者怎麼樣,他們寫出商業計畫來。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