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想的是,企業並不是想說可以如何幫助青年,當公共政策參與平台收到這一些提案的時候,15、16歲的這一些提案,沒有一個是為了自己,這個跟3、40歲的人不太一樣,3、40歲的人提案是照顧到他的工作、階層、產業的這一些東西,但是到了65、66歲之後,又是在講公益,所以15歲跟65歲是最好的朋友。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