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我們碰到很多可能16歲左右的朋友,因為他們連公投的權利都沒有,對這一件事真的很焦慮,也運用各種組織的方法,所以我們會花很多時間跟他們對話。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