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澄清一點,Puma(沈老師)有一個很好的論點,當你看到這一些假訊息的時候已經太晚了,表示人家的分眾都已經做完了,心理剖繪都已經做完了,甚至動員都已經做完了,假訊息是最後一步,可能已經試過不知道多少的論述狀況,像構圖、配色、字體等等,就會知道這個是什麼,等到看到這個的時候,其實別人已經看不太到別的東西了,所以我們才說如果一直對著假訊息打,那個是治標而已。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