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再跳到另外一個,就國安局的部分,其實我們有聽其他受訪者的影響,中共為了影響民意的走向,其實有很多輿論戰、心理戰、防禦戰,而且現在的學習方式更演化,以前砸很多錢,不一定成效很好,現在會用分化的方式等等。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