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這樣的話,並不是事後到監察院去調閱,而是選舉前,你也有到底誰是誰的代理人充分揭露的常模,假設大家到公投年已經習慣了這一件事,到了代議年,你要說:「公投很行的這一套,我們要不要在那一年試試看?」如果說公投採用電子計票,我們先不說電子投票,不是連網的,就是像驗鈔機的東西,公投電子計票好像也沒有人太反對,因為你抽查就好了,應該沒有人反對,而且再不這樣做,我們選務人員也沒人想做了。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