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我不知道。我只是說除了社會正向的道德義務之外,他們本身也不是一個情報機構,根本沒有辦法瞭解這一些數據的能力,所以最簡單的是,如果大家協調做這一些假帳號,我就把你全部公布出來,有能力分析的人就不要來找我,這對他不管是在風險的降低、在公共關係、在讓他的廣告商及人願意使用的這四面,都是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