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尊重羅政委的看法,他是主責的政委,我只是跟他說有一些技術很容易、有一些不容易,有一些很貴、有一些不那麼貴,有一些可行、有些還不太可行,這個是我的角色,但是方向上是他在幫忙的。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