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跨黨派經過一、兩次選舉,都建立這一次的常模,我想網路平台就會開始被要求,最好的例子是現在AI會自動偵測直播砍頭,用來招募自願軍的一些訊息,這些即時的影音或者錄影,當然不只是讓看的人非常地不舒服,也是有它的社會外部性,這個我想沒有人反對。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