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當然是第一次仔細看這個案子,如果以沙盒來講,還可以做的是應該要提一些突破性的創新服務,就是原來做不到,這可能也有可能幫助funding怎麼做,如果要突破的話,未來可以看,投資人就會為了這個potential來支持這一家公司,這個結構我覺得是大家很常有的結果,一個是私有組織,其實沒有做,大家也做了。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