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回過頭來講,為何我講了宋朝的東西,那個時候就把這些都刻出來,原來做這個土木行業的人,我們想的都是在這邊,但是另外缺點是做出來的東西都長那樣子,所以華人的建築物就長那樣子,不像歐洲的建築系,是在藝術的創作,但是我們已經陷入在這個,原來再怎麼蓋,其實就是長那樣子。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