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的問題是,其實副司長很有心提出這樣的問題,是真的想要傾聽這些民間,包括教授等人的心聲,反而我們打開的過程才開始要去主動去詢問民意是怎麼想這件事,我覺得有這樣的差別,所以我覺得前期希望大家處理的範圍這件事是很重要的,法務部需要處理的、科技部希望處理的,到底是在哪裡一般塊,我們先抓住這一塊,這樣子我們即便之後去問教授、民眾的時候,即便是發散的,我們還是心理有數可以知道抓回到哪一個範圍內。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