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這些學者、各單位有瞭解農民嗎?每個地方的農民又都不一樣,他們遇到的危害也不一樣喔!我們那邊是動物要危害、人也要危害、國家公園也要危害, 我們要怎麼辦?我千里迢迢從屏東滿州上來台北,我說問題是出在哪裡?像捕獸鋏我們還是會用,農民還是會用,還沒有進來之前,我們就要先防治,但是問題是你們現在提案了,我們可以接受,但是問題是出在你要有配套,先給我們,要有解決的方法先給我們,是不是?不是不同意你們堅持反對還是怎麼樣,你們決定之前就要先給我們一個配套。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