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就本人多次與日本等各國重要黨政及智庫機構交流的時候,總聽到他們對臺灣蒐研及掌握中共政情能力的高度讚許,同時本人也一直反思著臺灣蒐研中共政情的部門多採「人力」作為,若能參酌日本所採用的AI處理模式,效果應當更好。此一想法也就成為今天我們要推動AI來彙總中共政經資料的動機,希望能透由我們「臺日科技合作推動辦公室」來與日本相關部門進行合作,敬請政委不吝賜教。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