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自己有種想法是,當我們要跟對手進行溝通的時候,我們要用對方的語言,我們把那些言論做出大數據,其實會找到語言脈絡,我們講我們的臺灣共識,他們不一定可以理解,我們希望在我們國家利益之下講他們懂的話,我們希望可以透過言論大數據的建構,講出他們聽得懂的話,某種程度可以做互動的突破口。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