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這個過去以來都是人在做分析,多數都是委由我們這些國際關係的學者,依據我們的角度來做分析,國安單位會做一些政策的建議跟報告,我自己曾經報告過好幾次。在我們報告的過程中,發現每個人的報告角度會因為意識型態的差異不一樣。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