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是來自於臺灣的輝瑞,都是來自於藥廠,因為剛好自己內部,因為疫情之後有很多數位跟遠距的應用,不管是我們自己公司內部,其實醫學界也有一些選擇性的做法,我們在想說這一塊是不是有機會在臺灣多做一些?因為我們過去的經驗是,第一個是在這個法規上的限制,其實因為藥品在臺灣是不能直接賣,所以有些有關於我們資訊的傳遞會被在目前的法規裡面定位在藥品的廣告,其實就必須要經過法規單位審核。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