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清因著這位媽媽的留言,身為男性的他有機會感受女性、母親角色的經驗性,在不同社會位置的留言提供炎清面對這件事可能有的鬆動,可以長一種複雜而立體多面向的眼光看事情,而不會只站在自己被看不起的受苦位置著眼理解,而觀眾也有機會在提供經驗脈絡的接觸過程中,從「炎清是一個精神病人」這樣扁平的視角,長出更為立體的,看得到眼前這個人的社會身份很多面向。慈芳在創造一個去污名、回應的社會心理空間,磨練一種成人跟成人間對等的交往,並不是「惜惜」(台語)那種愛與包容。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