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對我來說,如果今天要討論的是精障去污名,其實要能站在去污名位置的是精障者的本身,他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種對話的開始。所謂的沒有拿精障手冊的一般人,在這個社會上我們看起來是很按部就班,我們知道要在什麼場合說什麼樣的話,要做什麼樣的事情,在實際和精障朋友的接觸當中,會感受到慈芳的會員跟一般的人不一樣,我覺得這個是不用去否認的。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