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科的治療是透過藥物、心理及社會的協助,共同讓病人可以恢復最好的功能、減輕最大的痛苦,所以其實我今天也跟慈芳的老師相認,我的病人轉到社區的會所,我們不可否認三分之一的族群病情沒有變化緩解,受損的功能沒有辦法完全恢復,這個時候需要的是社會對他的理解、包容及支持,所以我也很高興與慈芳機構合作。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