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整個過程中,一開始我嘗試想要理解每個人所說的話,可是後來我發現真的不需要這樣做,因為在我的過程中,有時會滿常遇到精障朋友,比較困擾的一件事是,有些話要告訴他們,避免他們違法,很困擾的是我講出來了,他們理解多少,確實,大家知道家暴法裡面有一個保護令,很多民眾沒有辦法申請下來,我們就會去申請,就是法官說不可以做什麼事,會違法,不然就會面對司法的問題。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