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我現在自己覺得臺灣的社會已經漸漸進步,從以前走到現在,我們接受了很多跟原本主流社會沒有在接受的東西,或者是沒有在接受的弱勢族群,所以讓社會更包容彼此的不同,如果是這樣的時候會是怎麼樣?這個也回應到精障者與社會的不同,但是如果可以讓社會更包容彼此的不同,而且去肯認這個障礙並不是缺陷,而是豐富的時候,這種時候的這樣想法會是怎麼樣可以來影響什麼樣的族群?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