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工作做了兩年的時間,而這兩年的時間裡面還接續到了促轉會的成立,其實是在前年6月份的時候成立,然後剛好那個時間點我們也在做不義遺址,所以在那個時間點有一些對話跟資訊的分享,但是促轉會的工作跟人權博物館的工作其實是平行的,我們也不能代表他們,就是旁觀、協助的角色。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