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洪楠棠,是因為Party的關係才認識,張律師是因為party的關係認識,張律師是作法律,我是完全不同行業,我是做藥品的,早期曾經在大陸做,也就是把藥品出口到大陸去,現在出口都說要寫「中國臺灣」,早就要寫,全部藥品都要這樣寫。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