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我去年曾經有機會去交流,日本跟泰國都沒有,誠如剛剛葉參事一開始就講到的,為何要推開放政府,建立彼此信任很重要,我在泰國體驗到的是,從他們的提問跟回饋,可以充分感受到在泰國民間跟政府間是完全沒有這樣的信任基礎,以至於有與會人士在提問的時候,提到我們民間社團來做這一件事,不要讓政府參與,這個聽起來是很弔詭的問題,我們在講開放政府,但是他們竟然不想要他們的政府來參與,這個更凸顯出我們做的方向是正確的。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