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去年的共識營當中,在事先並沒有被告知的情況之下,我被當時的PDIS的夥伴致翔叫起來說:「外交部都沒有案子了,為何每一次都來開會?」我也說了我的想法,我的想法是:「我知道開放政府是一個不可逆的趨勢,我認為我應該要參與其中,我並不想落後於這個世界的趨勢之後。」我也很委婉暗示說:「其實政委每一次帶團隊到國外交流,我們部裡面都有參與,駐外同仁都有參與其中,但是PO完全沒有參與到,因為業務單位認為是保密的事,也就是PO沒有存在感,PO的存在感是自己找來的。」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