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這邊有很多的經驗是,他們覺得澳洲皇家委員會有非常多很好的經驗,像對於受害者的互動與處理,還有主動調查的過程,但是在臺灣的狀態底下,讓人有一個感覺是民間很高度在負擔這一些機構或者是調查機關沒有辦法處理的一些情緒與情感的部分,因此在接受受害者的陳述或者是在跟受害者互動及陪伴的過程,其實民間單位在這當中扮演了非常多的角色。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