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決的方法是,當然NGO可以協助做性別教育或者是性教育,但是預防教育部分好像不是只有NGO可以做,或者是全部的政府機構要跳下來一起做,這個教育內容不能再回到以往跟學生談法條是什麼,這樣就是犯法,所以就不要做,比較不是停留在恐嚇式的教育,而是比較生活化,讓學生瞭解性侵害的內容到底是什麼,性教育的正確知識,以及這樣為何會造成受害者的痛苦,讓學生去同理跟尊重,這樣事情才有可能慢慢減少。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