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個,很重要的是輔導跟諮商的體制,要比較完整地進來,包含相關的資源,澳洲是從會談開始前就有了,從會談中、會談後就一路進行,臺灣也有相關的輔導資源或者是諮商資源,但是只是分散在各個部會及各個機構裡面,像有夥伴就有創傷復原中心是近期成立,但是就比較是單點式的,比較沒有全面性的,也許這個臺灣也可以參考及加強的。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