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外,澳洲其實用了非常多的媒體宣導、社會教育的部分,可能也是我們目前比較缺乏的,還有在臺灣剛剛有提到如果要比照澳洲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的話,是不是在目前行政院性平處及人權處之下另外一個性侵害調查處等等,或者是監察院可能會有性外一個獨立單位,剛剛執行長也有提到行政權跟監察權間的分立是不是有辦法這樣的成立,大家可以再做更細部的討論。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