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剛剛澳洲的調查,有特別提到排除一些正在進行司法調查的部分,我猜想那個排除是,如果真的有去做保密會談或者是陳述,因為現在已經在陳訴的階段了,不需要特別保密會談或者是做什麼,我猜想既然澳洲調查是要做系統性的調查,如果要提出意見或者是什麼,不會被排除在這個調查之外,因為以這個脈絡來看是這樣子,蒐集這麼多的意見,已知、未知的,都是要建構一個國家他們發生什麼事情,因此在這裡我沒有覺得司法調查要全部排除在外,但是該送司法調查的就要送司法調查。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