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含剛剛提到新進教師的性平教育有沒有落實,你剛剛舉了一個非常鮮明的例子,其實我們內部有時做員工性別好像也容易太忙就放在旁邊,有些性平委員的意識不足,也就是性平委員的身分正當性,其實有時也是被受質疑的,或者是性平委員也是老師,像同儕間的壓力,還有人情間要如何折衝及拿捏,確實就會是他們決定要怎麼調查這個案件,或者是要不要申訴的一個為難。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