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著是依案件成立非常設的功能性調查小組,以及他們有提到雖然臺灣跟澳洲的脈絡不太一樣,這個也是有廣義對神職人員有服從、盲從及遵從的情況,所以這之間的權力關係應該要受到重視。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