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原本也很難透過刑事起訴讓這一些被指控的加害者入罪,倖存者很難透過像加害者或者是受害場域的機構來賠償,機構領導人沒有承擔保護的責任,缺少了這一些服務紀錄跟管道,因為澳洲主要天主教國家,他們通常認為神職人員能夠透過懺悔就原諒罪贖,認為這個是罪,而不是犯罪,這個是最主要的。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