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潘科長,從剛剛馮執行長的簡報,包含她從這整個澳洲的經驗看到,要如何讓這一些未知的個案打造一個讓他們覺得受到保護且安全的感到,願意說出來,並且用理解受害者傷痛的方式,幫他們平反來做集體的療癒,甚至還有強調吹哨者的機制,還有在臺灣現在有,或者其實沒有檢視整個系統怎麼做的全面性機制。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