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必須再說一個,這個也是我們基金會努力要推動事情的緣由之一,在我們開這個記者會預備開始前要一起出席這個記者會,也就是當年10歲的時候受害,在今年是8歲遇害,就突然問我說:「執行長,那個時候老師對我做完之後,他說是因為愛我,我很特別、喜歡我,才對我做這個事情,問我相信他嗎」,然後小孩當時就跟我說:「執行長,我如果跟老師說『我相信你』,是不是比較他沒有錯,因為是我答應他的?」他28歲,在10歲遇到的狀況,在28歲問我這個問題,他當時的糾葛非常深,我們必須要讓這一些受害者有機會做到錯的並不是他,應該如何被處理。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