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這個議題一直以來尖銳性滿高的,上半場的時候,大家隱約可以感覺得到,大家在報章媒體上,或者是在抗議的場合才相見,我們是透過那樣的方式來認識彼此,在這樣的會場,大家願意與會,分心你們實際的養殖經驗,你們實際觀察的現況也好,其實是可以開啟合作,討論共好的可能性。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