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那時候有想幾個機制,可以直接跟老實說,但是在華人文化底下不太可行,接下來是回饋單,但也不是每一個課程都有,接下來是課發會。我個人本身是在建中的課發會中擔任學生代表,但是我發現課發會底下是有教研會跟課程核心小組,所以課程的規劃都在那邊討論,變成課發會只是舉手大家討論學分數是放在高一、高二或者是高三,所以沒有進行一個實質的討論,有一點像我們有一個會,要把這一些課程規劃的會議通過,然後可以往上陳報。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