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剛上任的時候,有個叫乙太坊的發明人來臺灣拜訪我,我們就看到一人一票的做法,我們當時談的是氣候變遷,也就是大家要一起做才可以解決,但是只有少數人做,這些人有損失、其他的人因此覺得這些人為何比較傻,也就是為何沒有辦法一起解決問題,這個是協調問題,也就是大家一起解決,不然沒有辦法解決的那種問題,所以傳統上不管是用投票或者是用投資的,都沒有辦法完全讓大家覺得想要投入這些有公共利益的工作裡面,所以平方投票法就是後來Vitalic在後來的經濟學家有寫了論文,我剛好看到這篇論文,我平常會看Vitalic的工作,我就認識這個經濟學家,所以直接跟他視訊,我們剛好有個同事在紐約,所以就有個激進改變的社創組織,我也是其中的理事。